呢个是阿优

点解阿优咁靓仔呢

不是沙雕脑洞了

大概是有私设的,萤和醒哥酒后扯大炮引发的凶案,算个宅萤,大家看得开心就好

某天晚上,廖子朗和萧美莲在基地的吧台旁喝酒,然后他们就扯起了大炮

萧:“我看到敌方在玩手机,我就立马过去给了他个刀子,哈哈哈”

廖:“说过多少次了能用枪就不要用刀啊”

萧:“你管我啊!”

廖:“你这么凶,是没有人要的喔”

萧:“有人要!也不用你来要!”

廖:“你看你又乱讲”

萧:“我没有!等下我就把那个姓江……”

萧美莲喝了点酒后一时口快,出了口才发现自己说漏嘴了,她立马闭嘴,但廖子朗的脸上还是露出了老狐狸般的笑。

廖子朗四周望了望,在墙角落上找到了那个熟悉的东西,然后走过去对着那个东西说:“喂,姓江夏的,美莲要你……”

“喂!闭嘴!你别乱讲!”
萧美莲立刻意识到了不对,慌张地扑过去擒住了廖子朗把他拉开

廖:“我可没乱讲。”

萧美莲急得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廖子朗,更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而廖子朗看出了萧美莲的手足无措,就“好心”地给她提了个建议:“他现在一定在房间里,你现在去找他说清楚,去吧。”

被酒精和急躁冲昏头的萧美莲眼下也想不到其他的办法,二话不说就离开了,只有廖子朗,悠悠走回了吧台,一个人抿着一点笑意,品着一杯酒。

——————

今天江夏优给妖怪更新了光学迷彩组建,然后就趁着休息时间让妖怪在基地里转转,测试一下妖怪的隐藏能力。

江夏优把一个妖怪安置在了人流量最多的酒吧墙角,然后去操控另一个妖怪。正当他停下第二个妖怪返回第一个妖怪的时候,第一个妖怪的视野里有什么东西引起了他的注意。

江夏优盯着屏幕看了一会,突然,有一个人迎着妖怪的镜头走了过来,让他心里一惊。

伪装失败!

江夏优盯着他一步步靠近,直到距离一步之遥,那人抬起了头,是廖子朗。

这就难怪他能发现了。

然后廖子朗的声音通过妖怪,清晰地传到了他的耳机里。

“喂,姓江夏的,美莲要你……”

不过一会,江夏优又听到了萧美莲的声音,但是却听不清在喊什么,倒是廖子朗的身后似突然有一只猛虎扑过来一般,一下子就把他拉走了

江夏:“……”

那团扭在一起的人影退到了角落,然后有个人不知道怎么就离开了。

江夏优愣在原地,心里在回响刚刚廖子朗的话。

美莲?美莲要我什么?怎么了?

正当他发呆的间隙,他的房门被重重的敲了几下,把他惊回神,他立马过去开门,不想迎面扑来的酒精味熏得他皱了眉。

江夏:“美莲,你过来干什么?”

萧:“刚刚廖子朗是喝醉了乱讲的,你别信。”

江夏:“你……过来就是为了说这个?”

萧:“嗯。”

江夏优盯着脸颊通红的萧美莲,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合适,就问:“喝酒了?”

萧美莲似乎也觉得没什么事了,就转身和他道别:“没事了,我走了”

“诶!”江夏优想到该问什么了,他一把拉住萧美莲的手臂,而萧美莲刚喝了酒走路还打趔趄,这一下用力一拉就被江夏优拉进了怀里。
“你要我什么?”江夏优喉结一滑动,小心翼翼地问她。

萧美莲背陷在身后人的怀中,温热源源不断地从背后传来,冲上头脑,让她的整张脸发烫。
“不是说了,让你别信吗……放开我”萧美莲挣扎着,但江夏优却将她圈得更紧了些,微颤的嗓音似乎还在小心的试探。

“要我吧。”

萧美莲低着头,江夏优看不到她的表情,他的心飞快工作着,就算是面对枪林弹雨,都没有现在这般令他紧张。

怀中传出的声音细若蚊声,但却被江夏优听得一清二楚。

“随你。”

end
——
echo:其实你不用跑过来的,对着墙角说,我听得到的,而且我也不一定听到了lesion讲的话啊……

ying:?!
内心:都怪廖子朗那个死家伙!

echo:笨

lesion:计划通

我会不会太沙雕了点……?整天啊来啊去的我都觉得我低龄了🙂以后换一种正常一点的表达爱的方式

cg里那个滋啦滋啦玩电的丧丧班迪真的太美妙了,明明暗暗的还伴有电流声的场景也很有感觉🌚

我给大家现场表演一波瞬间归西吧

是我深夜睡不着的沙雕产物

私设有,又是宅萤复合背景,主是醒哥和萤的沙雕对话,仅凭会的那一点粤语想出来的,如果有熟粤语的朋友发现错误了还请揪出来,谢谢

公休到了,我们的江夏优先生跟着萧美女士莲来到了香港。

某天,江夏优先生想约萧美莲女士出去玩,虽然他并不熟悉这里的地形。

就在他终于等来了萧美莲之后,他发现萧美莲的身后还跟了一个人。

那个人像往常一样叼着一根小签子,脸上的疤痕在摘了头盔之后更加突出了,他操着一口浓重的港音用英语和他打招呼:“怪不得她摸了半天,原来是来见你啊”

江夏优虽然愣了一下,但也回礼:“好久不见”

廖子朗瞥向了萧美莲

萧美莲从廖子朗身边大步跨到江夏优面前,抓住江夏优的手臂,然后转身嫌弃地说:“种睇咩啊,fai滴返去啦”

廖子朗给了一个白眼,回击道:“雷以为我想睇雷啊,矮冬瓜“

“雷再话一句信不信我pie死雷啊”

“雷boyfriend嘿度啵注意一哈”

“等住!我……”

“喂喂喂,唔嘿我怕雷啊,街上不好打,有警察”

江夏优看着萧美莲和廖子朗在那叽里呱啦地斗嘴,耳朵听得云里雾里的,终于忍不住拉了萧美莲一把,瞎扯了一句说:“游乐园里的表演要开始了,走吧。”还不忘回头和廖子朗道别。

至于廖子朗先生为什么会跟在萧美莲女士后面来这里,只是他顺道送她来的,没什么其他意思,这是萧美莲女士过后补充解释给江夏优先生听的。

[宅萤]一句话场景

是私设,宅萤复合,算个沙雕脑洞,灵感来自记忆深处小学时代背的一句话
——————

对于江夏优,他的人生中有一大乐事

这件事用一句话简单来讲就是
早上反恐午回家,抱着美莲吃西瓜

ECHO:西瓜一整个都是我的:)渐渐忘记美莲.JPG
YING:……嚟个嗦仔系度笑咩啊,fai滴食啊
——————

原句是:早穿棉袄午穿纱,抱着火炉吃西瓜:)
不知道大家熟不熟悉这个刻在我脑子里的东西

看到自己的小短文被太太喜欢了激动上天我要😇为了正常点省略无数个啊和!

不安

echo x ying

ying已经很久没有开过车了,自从上次事故之后。

某天,基地组织了一次人质救护模拟行动,这次萧美莲也有份。

——————

萧美莲坐在车子里,失神地望着车上挂着的挂坠。
那是一个白色的小猫团子,只有乒乓球大小的那种,它总是微微笑着,摇摇晃晃地像是在和她招手。
那是江夏优送给她的东西。他说她总是开的很快,不放心,要是开车就把这个挂上。
大概有祝福的意味吧。
之后她一直带在身上,却没有用过。

眼前即是一场事故。
而萧美莲只是望着它,不知如何是好。
在行动中,充当救援方的萧美莲为了在仅剩的时间内救出人质,毅然决定猛攻突进,于是就有了后来驱车硬闯的一幕。
高速运行的车辆,猛虎咆哮一般的引擎,刺耳的刹车声,车里的一切都令她心神不宁。

当她的手抓扶不稳方向盘的那一刻,车头已经突入了墙中。
救援方输了。
结果报告上显示,破开墙体的碎块击入了人质模型的头部。

萧美莲像丢了魂。
又一次……事故……我该怎么办……对不起……
她搭在方向盘上的手已经被冷汗沾湿,她看着那个依旧在微笑着像她招手的小猫,颤抖着伸出手去解在挂钩上简单绑住的绳结。
镇定不下来的双手和模糊的视线让她濒临崩溃,平时一只手就能解开的小结如今却让她两只手为难。愤怒,恐惧,焦躁,不安,所有负面情绪在她的心中搅和在一起,让她此刻想嘶吼发泄。

而她的大脑皮层此刻竟也被这种情绪蒙蔽,感知不到了外界的气息。
直到一只手覆在她的双手上,萧美莲的手才停止了颤栗。
“怎么了,ying?”

萧美莲颤颤巍巍地转头望去,模糊的视野中,勾勒了出了一个扭曲的人像。
那人伸手过来,帮她擦了擦脸。
“不哭。”
萧美莲这才意识到,她的脸上已经满是泪水。
“我……”
伴随着呼吸般游离的声音,两行泪水再次缓缓滑下,萧美莲视野中的人影终于清晰了。

江夏优半跪在车座上,探身进来看着萧美莲。身后传来队友的招呼声,他全然不理。
他看着眼前的萧美莲又流下了两行泪,心里生出了别样的情绪。
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江夏优轻轻叹了一口气,坐进车中,然后一把拉过萧美莲,把她抱在了怀里。
“没事了。”

江夏优认为是因为人质死亡任务失败,致使萧美莲的责任心作怪。
他卸下萧美莲抓在挂钩上的手,放到唇边,隔着面罩轻吻了一下,然后双手环住萧美莲,静静地抱着。

萧美莲把脸埋在他的胸前,呼吸间满是久违的味道,如暴风般混乱的内心,终于有了片刻的安宁。
优……

——————

软弱的ying和温柔的echo,我真是个ooc小能手,最近不知道怎么的想看他俩谈恋爱emmm,过段时间想想估计就可以掐起来了
依旧是一个小短片,大家看得开心就好
垃圾写手在线丢人,场景多有不当,还请指出

在对方心里的痕迹

echo现在还时常在休息时想起ying。

都是十几年前的事了,他告诉自己。
每次空闲时间萧美莲从他旁边路过,他都会注意到那个只有他胸口高的小人,眼能瞥到她的头顶。

这会让江夏优想起他揉萧美莲头的时候。
然后会被她毫不留情地拍掉手。
“拿开你的爪子!”她总会这么说,并伴着假装凶狠的表情。
每次这样,江夏优的心情就会莫名好起来。

蒙着半边脸的江夏优毫无顾忌地轻轻扬起了嘴角。

——————

ying在和女同事谈话时偶尔会提到echo。

萧美莲是个爱四处走动的人,同样她也喜欢扯个人和她一起散步,在基地里。
特别针对那些不爱出门的人。

今天,萧美莲拉着今川由美子的手,任由由美子怎么挣扎,她都不肯放开,直接拉出了房间。
由美子问为什么又是她,萧美莲笑着回答
“你在基地里呆了很多天了,出来走走吧”

由美子不服气,她提高音量大喊
“那你为什么不找他去?!”
萧美莲低头看向了地面,在一扇开着的门前停下了脚步,她手里一松,由美子就已经跑得不见了踪影。

萧美莲看着门里的工作室,那个高大的身影就像以前一样,是怎么叫也叫不动的,他此刻的心全放在那个机器的身上。
“优,出去一会好吗,就一会。”
这句话她曾经对他说过很多遍的,没有结果。

萧美莲站在门外看了一会,也就扭头回去了,今天还是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好一点。

——————

echo手里拿着一柄螺丝刀,看着眼前的妖怪却不知在哪下手。

从受到杂音影响开始,江夏优的心中就生出了一股莫名的烦躁,而且并没有消退的迹象。
螺丝刀的刀尖在空中停顿了许久,最终还是放下了。
今天大概是不太适合摆弄自己的宝贝。



是这样的,ooc全是我的
割自己大腿肉啃,想看他们谈恋爱和互相掐架,内心复杂
是这几天学习后沉淀下来的产物,希望大家看的开心
在这里谢谢各位包容我的ooc了

有关夏天的一切就在一夜之间消失不见了,不管是如影随形的阳光还是夏蜩在枝头无限拉长的美声,连着风扇那躁人的运转声都不知所踪,空气中也因此多了一分清凉,终于有了冬天沉寂的影子。
是我这气温的实况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