呢个系阿优

请点开看看
返校期间冇屁放
点解阿优咁靓仔呢
满脑子黄色废料,想要深交,请主动戳我

我怎么这么菜鸡


脑洞杂记(异闻带)

“我不拿你这身筋骨做药引子,也不能留着让别人觊觎,把它吃了。”岑青石摊开手心,将一粒乌黑的药籽递与魏宪伊,过后便不再有多余的动作。

魏宪伊双膝跪地,空有一身力气,却使不上来,他凝视着眼前被盛在对方掌心上的一小粒药籽,心中愤怒与耻辱交加,气得他全身都开始轻微颤抖,他极力咬紧牙关,无声地反抗着。

站立良久后的岑青石看他依旧一副宁死不屈的模样,便笑出了声,语气里略带轻蔑地质问他:“若不是宝贝徒弟要你,你又会有这等待遇?你以为你是谁呢?嗯?”

她抬手指挥身边两个黑衣近卫上前去拉住魏宪伊,亲自上前去捏住魏宪伊的下颚,用力掰开了他的口牙,不顾他如何反抗,直接将药籽放下到他张开的口里,并一下点穴让其咽了下去。

魏宪伊被迫吞咽了药籽后,那两个近卫倒是放开了他,任他躺在冰冷硬实的木板地上。兀地一股热流从魏宪伊的腹部迅速散开,几呼吸的功夫就充斥了全身各处直至每一根毛发,霎时他的体内仿佛长出了千百根坚硬的长针,每一根都在狠狠地穿刺着魏宪伊的肌肉筋骨和他的五脏六腑,令他痛苦不堪。魏宪伊整个人都颤抖地蜷缩在地上,深喉里发出痛苦的低吼,虚弱感劈头盖脸地袭来令他冷汗直冒,汗浸湿了他的衣衫,他只能双手无力地抓挠着地面,别的他什么都做不了。

“等会儿会有人来把你安顿好,”那个女人的声音在他的头顶响起,即使是他意识已经模糊,也依旧能令他记恨着,“从今往后,你就叫魏尹。”

“反正也不是什么人了。”

岑青石拂袖而去,她一并带走的,还有门外惨淡的月光。

他说出的话字字句句都能将地面砸塌,但他却像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自始至终都在呼吸


今天是很重要的一天


我终于买到了完整版的彩六!!!了!!!!!!我真开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但是我却没有时间玩,只能等它生灰了,不要加我,我只是个躲在角落发mou的菜逼


睡前提前吼一句


阿宅生日快乐!!!


睡辽,么有生日礼物,对不起阿宅


【宅萤|优视角】优,梦

_算个校园pa?有ooc,有众人大学生私设,请食用注意
_第二人称,优视角
_文笔不太行,通篇都是零碎的语句,有些话说的不对还请指正,谢谢各位

如果ok,就开始吧。

 

江夏优参加了一个国际大学生交流活动。

确切地说是几个来自不同国家的大学生组成一个团到各个国家游学。

更确切地说他是被迫参加的,因为他已经疲于和今川由美子斗争了。

好,我去,放下妖怪。

虽然在旅途中他依旧潜心于自己的研究,但某些别样的邂逅就像捆绑软件一样,悄悄地写入了他的记忆中。

 

大概是那所中国大学的校长爱极了花,那里的花无处不在。

在到达这里的那个中午,阳光正好能烘暖他的衬衫,高处的花簇像滤筛般筛选出恰到好处的光线,将他的额前抹得茫白,然后它取来几支花影,斜斜地别在他的鬓角。

他不自觉松懈了手,险些让手里的提箱砸向地面。

这些难以名状的美丽,他只是在心里默默的赞叹。

同学,你的东西掉了。

背后悄无声息,只有人的言语冒失地闯入他的耳室,刺激到了敏感的听觉神经。那张代表着外来人的临时门禁卡被一只干净的手捧起,递到他眼前。

你是花粉过敏吗?

眼前的女孩尚不足他的视水平线。她站远了他一步,抬起头来看着他。阳光正好透过她的睫毛,忽闪忽闪地在她的棕瞳中沉浮,明澄的双眸毫不避讳地与他对视,并催促着他组织起语言。

嗯。

她抿起唇,脸上漾起了微笑,令他看不懂意味。

真替你感到遗憾,你应该品尝一下这里的花香,她们每年都不一样。

圆润的英式英语听在他的耳边如婉转的鸟鸣,他在心中将其细细嚼碎,又反复回味。团队里的那些法国人的社交技巧终于到了派上用场的时候,但他现在就像个考试中紧咬笔头的考生,关键时刻想破了脑袋也想不起一句来。

没事。

按照他的方法来,会没事的。他开始注意自己的言辞。

那祝你玩得愉快,再见。

不给他机会的,她用微笑与他道别,随后便夹着书,钻入了花丛中。

多久以来他第一次产生交谈意愿,结果竟是如此的堪堪收场。

他躺在床上,彻夜的想着。手持着那张门禁卡,两指将其抵在唇和鼻间,仔细地嗅着。

花,阳光,风,           什么

         什么呢            什么什么的

还有什么的,他确实闻到了。

思索伴随着指腹的动作,摩挲着那张卡,在黑暗中发出细微的声响,他仔细地感受着上面的余温,却不想重重地打了个喷嚏,像个偷了东西的小贼,被逮了个正着。

……啧。

他皱着眉翻身把卡塞到了枕头底下,然后合上了眼睛。

鼻尖萦绕着的,是花朵焙出的香甜气息,他的心神逐渐沉静下来。黑暗中他似乎还站在那棵载满着花束的树下,花朵聚集成簇,压在枝头,就像天边的落霞降在了他的面前,而他则探身向前,肆意地汲取着她的芳香。

花枝遇风便轻轻的颤起来,像一串银铃在风中擞动,他将整张脸埋进去,嗅到了他从未尝过的甘甜。

  同学   

嗯?

他睁开眼,发现是那个女孩,又是和她面对面地站在一起。

    再见       江夏优

女孩突然转身,钻入了身后的花丛中。

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优     江夏                   江夏优

江夏优!

是!

他从床上弹起来大喊。

    

   
 

这个团里的人大多数都是理工科的鬼才,他们中的一部分人也和他一样,一钻进了工作中就拔不出来,用一个中国的成语来说就是废寝忘食。

但自那次赏花之后,他埋头捣鼓东西的时间就悄悄地减少了。

有时他会站在阳台上探出头去,观察那些挤着绿叶竞相冒出头来斗艳的花朵。他忽然很舍得花费这些宝贵的时间站在阳台上去欣赏它们。大多数时候是因为沾湿的面罩已经无法被他忍受,他才不得已结束他的心灵漫游。

其他那些脑子里充斥着理性思维的理工男们对他这一行为感到很费解。这是一个花粉过敏者和花之间的爱恨情仇。

 

一段时间后,他偶然遇到了一个同道中人。

那个人大概是这所学校的老师,外表看起来比他年纪还长些,而且一上来就非常热情地和他打招呼。

嘿,我叫廖子朗,以后你就叫我廖哥吧。

理工男中情商高的他大概就见过几个,其中廖子朗是一个。廖他善于捕捉周围任何一点细微的变化,在廖的眼底他几乎找不到藏身之处。

对不起,是我冒失了,我只是比较敏感。

虽然廖有很多次都这么跟他解释过,但在廖面前他多少还是感到有些不自在。

但即使是这样,他和廖也相处得不错,他俩每天都并肩进出工作室,图书馆,食堂甚至宿舍,彻底成了一对形影不离的朋友。

他非常爱去图书馆,因为那里很安静,很适合阅读资料和思考问题,他经常在那泡上一整天。但过了一段时间,他又不这么认为了。

因为那个不给他留情面的女孩,他在图书馆里见到她了。他的余光中偶然掠过的一个模糊的身影,一下就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力,他悄悄地抬眼去看,又在她转身时低下头,盯着手中乏味的纸张。

廖也在身边,这是个麻烦事。

喜欢?

他不懂廖的语气为何这么笃定,只好侧目给了廖一个不屑的眼神。

不过他猜廖已经看透他的心思了,这点令他感到在廖面前很不自然。

她叫萧美莲,是我的一个朋友,读的史学系,经常会来图书馆借书,她……

廖自顾自地在他耳边低语,将那个女孩的信息一点一点地透露给了他,这样的做法令他联想到了做交易时的卖家为了将物品卖出去而做的诱人宣传。

霎时,他的脑内多了很多想法,而过后他的两耳又如火燎般滚烫,令他难以忍受,他将这些归咎于廖在他的耳边作恶。

于是他戴上面罩,起身离开了座位。

之后,图书馆也变成不适合思考问题的地方了,有时候他在图书馆里阅读,还会遇到读十遍都读不进脑子去的简单句。

他怀疑是他的脑子出了些问题。但廖却对他说这是体内激素导致的结果。

 
 
 

简单电学说,闭合电路的电流会选择没有电阻的导线,简单地将电源两极相接,就会让它玩命地飞奔。

他的旅途到此也终于有了点涟漪。

有些东西来得太快就像一阵风,狂野地刮遍人的全身,令人行为异常,思维迟缓,神经纤维持续兴奋,直至人体超负。

在他看来,归根结底,这一切的起因都是廖,是廖介绍他和萧美莲认识的。这谈不上感谢,也算不上给他的生活添麻烦,但他尘封的内心就像突然被砸开了一个豁大的口子,将杂乱不堪的内部腾出了一块空间,放置了一些他从来没见过的东西。

生活模式也被打碎重新组装,如今他的生活与以往有了很大的不同。

虽然他依旧不善于交流,但他却会尽自己所能地去回答萧美莲的话,并满足小女生的一些简单的要求。他甚至已经不介意花费一整天的时间去陪她干各种各样的事,比如他愿意与她一起去听一上午的文学史讲座,再去看一下午的人文博物馆,到了晚上就陪她一起去逛街,帮她拎包拿衣服,甚至替她挡开人流,陪着她一起街拍,再一起喝同一杯星冰乐,最后在夹娃娃机前耗光所有的硬币。

过后,萧美莲说他真的很重,他靠着她的身子睡了一上午,让她没法专心听讲。

他急忙道歉,却不想收获了一个板栗。

真痛。

 
 

 
他和莲的感情就像迅速升温的糖浆,沸腾过后便越加粘腻,即使他已经结束游学回到了家乡,但他们之间牵连出的糖丝依旧死死地拉扯着他,直到将他和莲紧紧地粘在一起。

每次他抱着莲安安静静地坐着的时候,她总是不会让这份安逸逗留太久,她会拼命地捣蛋,让他抓不住她的身影。

有一次,莲说,亲她一下。

这像有一颗氢弹在他的脑中轰然炸开,让他的大脑立马就变得混乱不堪,心脏的超负工作将令人混乱的激素泵向全身各处甚至每一根毛发,血液一下冲上头的感觉,简直要令他晕过去。实在是太丢脸了。

往后的每一次,莲都会毫不犹豫地圈住他的脖子,拉低他的身势,然后在他的脸颊轻轻点上一吻。

柔软的双唇贴在他的皮肤上,她独有的气息一下又一下地轻拂着他的脸颊,鼻尖浸没在她颈间馥郁的芳香中,很快就令他醉倒在了遥远的温柔乡。

他很快便不满足于这一点亲昵,他开始试着去回应莲的气息,试探地一点一点攀上她的嘴角,他很害怕那股疯狂的念想会将他整个吞噬,却又深陷在泥潭中难以自拔,他急促地和她交换着呼吸,像根藤蔓般将莲越缠越紧,直到莲将他推开,让他的眼睛重返光明。

她承认她错了,他其实是头蛮横的凶狼,他并不呆板,只是没有人来让他看清自己,他还将自己藏在最深的地方。

他听莲说,他意乱情迷的时候就像变了一个人,眼神贪婪,想要什么都能够轻而易举地被看到,同时也很专注,能够一动不动的盯着他的猎物,这大概是在对他的宝贝机械时才会有的神情。

噢,该死。

 
 
 

高潮过后,结局就已不远。

一轮春秋过去,当他再次到访这所大学时,他是两手空空地走进这个浸在阳光中的花园的。他按照记忆中的,带着面罩站在挨满花簇的树下,仰头看着满树的繁花,不敢走开。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却什么也嗅不到。于是他摘下面罩,再次深吸一口气,令花香充斥他的鼻腔。

味道变了,只剩下花,阳光和风。

他记得她曾经笑着和他说过,这里的花香每年都不一样。

他也记得在他们的最后一刻,她一脸恼怒又流着泪水说,她已经等得够久了,她也希望能在这份感情中得到应有的回应。

当他躺在病房中的时候,他回想起了廖曾经和他说过的一段话。我们这些搞铁皮玩意的人是不会懂文化人的浪漫的,就像他们不能理解我们为什么能够为了这些付出生命一样。

江夏优关掉手机,不再盯着屏幕桌面上的合照。

脑子放空。大概。

【END】

觉得自己越来越ooc了,不行了不行了,没脸写了,先停一会(;_;)

【彩虹小队通话实录】.3

▪又是这几天积攒的沙雕脑洞,退网前的挣扎
▪私心写了个宅萤
▪会有ooc,请食用注意,毕竟还没有深入去发掘干员的内在
▪大家看得开心就好,还是那句老话,有错误请指正
▪我是优·没有幽默感·子,感谢大家的阅读

『1』

啪*

Twitch:谁?

Mira:别紧张,或许只是他们的无人机。

Twitch:等等,里面可是更衣室!

Frost:推门出来* 来看看,是谁的儿子被我打爆了。

Twitch:……好吧。

『2』

Twitch:据说这次的无人机又是还没拍到什么东西就被毁坏了,你们防守方对无人机都这么敏感的吗,即使在不训练的时候。

Mira:还好吧,只是找Mute借了个WIFI放在里面了而已。

Frost:摇头* 没有噢,今天Mute把它拿去修理了。

Mira & Twitch:……

『3』

Vigil:

Mute:

Vigil:点头*

mute:伸手*

vigil:摇头*

Mute:离开*

Bandit:惊了* 啊???

『4』

Bandit:刚刚那俩人说了什么了吗?

Smoke:没有。

Smoke:大概有,是Mute在问Vigil有没有钢笔,而Vigil有,但没带在身上,所以Mute就自己去找了。

Smoke:不过刚开始Vigil确实啥也没说。

『5』

Ying:翻找*

Echo:找什么。

Ying:我的钥匙。

Echo:抓过Ying* chu

Echo:不用找了。

Ying:???

钥匙* keys → kiss

 
莫辽

核废料填埋处.3

夜呀,你陪我入睡。

每天你都在等我归家,追着我的车儿,滴滴滴,穿过陈堂旧巷,在破晓前又将我送到学校。

你一遍又一遍地亲吻我的眼角,留下浓浓的唇彩,还是防水的款式。

噢,你真讨厌。

但却令我喜欢。

【退网通知】

在这个干他娘的好天气里,我拥有一个无比美好的心情
失联警告
周末上线